首页 慧韬缘起 慧韬活动 慧韬快讯 慧韬讲坛 慧韬经史 慧韬读库 慧韬艺文 联系慧韬 在线留言
慧韬书院

『 《记离欲老和尚》 』


作 者: 老莲农
2013年6月13日  字号:  浏览数:28

佛法在世间,亦不在世间。何耶?余闻离欲上人曰:“是人修行,正法即住,是人无修,正法安在?”大哉言也,道在得人,苟非其人,道不虚行。信解行证为佛法之四门,而行为纲枢。无行,虽信解何益?无行,虽欲证何依?

上人,今丛林之尊宿也,其神清,其形朴,其言寡,其行笃。而锡居之地,僻且远矣。冷寂孤怀,集比丘十余人,薄田十余亩,早晚课诵,日间耕耘,钟鼓有时,进退有序。松岭丘田环绕而尘氛不入,真世外之古寺也。余初来此寺,虽未谒上人,一心先已净矣。

上人,光绪十一年生于合州泥溪侯氏。家穷,少年即刚直沉毅。一日于其姑母家偶闻《金刚经》有省,往参安居刘祖。刘祖,道之隐君子也,见而识之。上人勤叩苦参,颇悟奥旨。遂于民国三年至射洪东山参礼思摩、本空二上人,皆以龙象器之,遂落发焉。入室之际,每大加钳锤,终密受心印。思摩上人,乾隆间翰林也,俗名李君莲,与宝光寺无穷老和尚同戒,与本空上人均得法于射洪明心老和尚。心、摩二祖,先后皆年届双百(离欲上人对余言明心上人系明代人,与严世藩同窗,年寿之久远足以骇今人),行事神异,言语颠倒,颇类灵隐济颠。乡人呼之“疯僧”,崇之若神。

上人既得法,不慕尊荣,退藏于密。行头陀行十余载,于民国十九年至乐至报国寺,敷演宗乘。民国二十四年,上人行化成都,士众归之,为捐银十余万,上人以之建射洪古佛寺十方丛林。民国三十年,上人再锡成都,于城北任家湾建“离欲念佛堂”。时日军西逼,频空袭成都,识者以上人神异,多依其庐以避之。后上人还古佛寺,再退归报国寺。四十年来,非为法故,芒鞋不出山门。身居方丈,行不言之教。又以医度人,神效天功,而受化者日众。

或问修道之要,上人曰:“去妄!”问:“去妄则近愚,不愚则多妄。不愚不妄,其如慧何?”上人曰:“去妄”!进云:“弟子不达实义,乞师明示。”上人曰:“去妄!”又曰:“此实非语言之所能究者,非积数十年之精进,不能少品法味。”又曰:“佛法洋洋哉,其孰为行者?”

会寒尊、妙首二师嘱余为上人传,余何能何德,且无此笔力。不得已而往叩,求上人法语。上人默然,据几而坐,虽累请,亦无多语。及上人二三弟子为余言老人行状,亦不得其要。为神龙而不可窥乎?是欲笔而踌蹰之。

嗟夫!余不能测山高海深,况宇宙之奥乎!今观上人据几,其形如山之峨,其气氤氲深藏。偶一视人,其机如石火电光,安可测其消息。

或曰:“法无法,相无相,名无名。若上人者,可谓上德不德欤?”余击案曰:“善哉言也,果如是乎!余知处矣。”

1990年9月

离欲老和尚圆寂照【1992.3.15】

 

【 返回上一层 】

留言加载中...
在线留言 Copyright © 2013 HUITAO ACADEMY.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3062449号  书院地阯:东莞市南城区东莞艺展中心C1座